当前位置:主页 > 成功典范 >

从“成功典范”到“反面教材”——重庆市巫山县原副县长刘敬安的

来源:未知   作者:admin   日期:2021-10-27 06:41

  重庆市巫山县今年3月新当选的副县长刘敬安,曾经是个出身贫苦但自强上进的青年,为此,他被家乡的父老乡亲视为大山的骄傲,视为一个成功的典范。可是,随着当地旅游经济的快速发展,随着个人视野的开阔和观念的更新,刘敬安的思想却出现了可怕的偏离。最终,为了满足自己对金钱的追求,这个人们心目中昔日的“榜样”,成了廉政教育的又一块“警示牌”。

  A他出身贫苦,凭着自己的努力,27岁当乡长,37岁当上了副县长,成为父老乡亲教育儿女的“成功典范”。

  现年37岁的刘敬安,出生在重庆市巫山县大昌镇一个贫困的家庭。巫山县虽有“小三峡”等极为丰富的旅游资源,但仍是有名的贫困县。60年代初,巫山人民生活极度贫困。刘敬安和当地的其他孩子一样,从小就是一幅营养不良的样子,可刘敬安从小就头脑灵活、能说会道,他立志要干一番不平凡的事业,要出人头地。

  16岁那年,刘敬安初中毕业,先后在巫山县白果树、中湾村和桃峰村当起了小学老师,其间,他坚持读完了在职大专课程。1985年11月,刚满21岁的刘敬安光荣地加入了中国,成了当地领导心中和组织部门确定的干部“苗子”。27岁时,他当上了巫山县白云乡乡长、党委副书记,28岁任七里乡党委书记,同时完成了法律专业函授本科的学习。之后,他先后担任过龙溪镇党委书记、骡坪区区委书记、大昌镇党委书记。其间,他相继被选为巫山县第十三届、十四届人大代表。到2003年3月,他的政治生涯达到了顶峰——当选为巫山县副县长,并继续兼任大昌镇党委书记。

  仕途上一帆风顺的刘敬安,在巫山县早已被人们看做是开拓、成功的象征,他就像大山里飞出的“金凤凰”,父老乡亲都以他为荣。许多望子成龙的父母,干脆将其视为一个身边的“成功典范”,将他的成长经历作为“活教材”,教育儿女要以刘敬安为榜样,长大后要当“大官”,为大山增光……

  B“只升官不发财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。”于是,刘敬安利用权力制定了为自己捞钱的“游戏规则”。

  随着区县产业结构的调整,以“小三峡”等旅游资源为支柱产业的巫山县,近年来凭借旅游大县的身份开始在川东乃至全国远近闻名。

  大昌镇辖区有一座古镇,名曰“大昌古镇”,相传距今已有1700多年历史,是巫山县旅游景区“小三峡”的上游尽头。就在这座沉睡了千年的古镇复苏之际,随着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的建设,第三期蓄水将把这座千年古镇全部淹没。为此,重庆市政府及巫山县委、县政府决定,立即启动保护古迹应急措施,将大昌古镇原样搬迁,以供人们瞻仰、追忆。为此,大昌镇专门成立了大昌新城建设指挥部。不久,古镇搬迁及配套工程大张旗鼓地开始了。

  面对一个个财大气粗的老板和越来越多的大款游客,面对古镇搬迁及配套工程建设大量经费的投入,面对建筑老板的金钱“攻势”,作为大昌镇“一把手”的刘敬安,价值观念也在悄悄发生着变化。他开始认为,升官发财历来是一些人追求的目标,是成功的标志,也是人生价值的最终归宿。而“升官”与“发财”本就是一对孪生兄弟,只升官不发财的人生是不完整的。

  于是,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,刘敬安渐渐背弃了自己为官的初衷,追求人生价值的天平偏向了金钱,他开始明目张胆地利用职权牟取私利……

  1998年的一天,一个叫蔡某的个体建筑老板结识了刘敬安,便请刘帮忙在大昌镇找点工程做,并许诺“做完工程后,会重谢你”。

  正急于搞钱的刘敬安,自然没有忽略这个“财神爷”。他在盘算如何在为蔡某弄到工程的同时,为自己留下捞钱的空子。为此,他特意向时任大昌镇党委副书记兼大昌镇新城建设指挥长的伍早燕(另案处理)打了招呼:“蔡经理是我的一个老朋友,想办法给他点儿工程做,到时他会按工程造价的10%给我们回扣的。”本来就贪财的伍早燕满口答应。

  于是,蔡某赶紧将自己的建筑队挂靠于某建设集团公司,然后以该公司的名义报名参加了“大昌镇新集镇主干道及其排水工程”投标。大昌镇政府将此工程分为7个标段,准备推荐7家建筑公司参加招投标。伍告诉蔡,他所推荐的单位自然包括蔡所挂靠的公司。

  2001年11月,蔡某参加该工程第四标段的投标不知何故未能中标。蔡某急忙向刘敬安和伍早燕询问情况。刘、伍二人口径一致:“莫着急,再想办法。”

  紧接着,伍早燕为满足刘敬安的要求,决定把1号路工程划为两个标段,将其中一段交给蔡做,并要负责此工程的李某将两个标段的工程预算都压在30万元以下。因为按规定,30万元以下的工程可以采取议标形式完成,这样,他们就可以直接把工程交给蔡某来做。

  同年12月16日,蔡某与大昌镇政府签订了承接1号路工程其中一个标段的施工合同,工程造价27万元。可是,该工程于2002年6月竣工后,蔡某却在安排技术人员做决算时,将工程造价一下子提高到了140万元。

  2002年12月18日上午,蔡某为感谢刘敬安和伍早燕对他承接工程和增加工程造价的关照,按10%的比例,将14万元“好处费”交给了伍早燕。伍于第二天晚上赶到刘敬安家,将7万元送到了刘敬安手中。

  那段时间,想在大昌镇搞到业务的建筑老板们都知道,要拿到工程,就必须抛出工程造价10%的“好处费”给刘敬安,谁不遵守“游戏规则”,谁就没有资格加入这场游戏。于是,到2002年年底,刘敬安利用职权,伙同伍早燕卖工程捞私利,其个人共分得受贿款17万元。

  C刘敬安与他的“黄金搭档”伍早燕,风险共担、利益均摊,一起“发财致富”。

  现年40岁的伍早燕,虽然职务比刘敬安低,但“吃”钱的胃口却绝不比刘敬安小,捞钱的办法更不比刘敬安少。

  据案卷记载,1993年底,时任巫山县骡坪粮站站长的伍早燕,在同县粮食贸易公司法人代表谭某洽谈一笔10余万元的大米购销业务中,就曾获取5000元“好处费”。之后,其贪婪的欲火越烧越旺,一发不可收拾。至1998年5月,他仅利用职务之便,在粮油购销业务中受贿就达13.65万元,另伙同他人采取虚列支出的手段贪污公款10万余元,挪用公款4万元。2000年4月,伍调任县粮食局副局长兼骡坪粮站站长后,又伙同他人贪污公款3.2万余元,受贿10.3万元。

  可以说,伍早燕是调到哪里就贪到哪里。其贪得无厌小到连1分钱的粮差也不放过。1999年10月,根据国务院、重庆市有关文件精神,巫山县粮食局要求全县各粮站销售陈化粮,由县粮食局统一管理销售。一天,伍早燕到粮食局局长李某家中,与李和财政局副局长谭某商定:“这次销售陈化粮的数量大,机会好,我们一定要想法搞点钱。”

  三人达成共识后,伍早燕与湖北粮食个体户刘某联系销售陈化玉米一事。伍直截了当地对刘说:“一斤玉米你要给我们搞几分钱才行。”刘某痛快地说:“这笔生意是你联系的,我每公斤给你们3分钱,另外再给你个人1分钱,但你们要多卖些玉米给我啊。”

  就这样,刘某从伍早燕处购买陈化玉米217万公斤,几人因此共获回扣8万余元。伍早燕除分给李某、谭某各2.1万余元外,余下的4万余元据为己有。

  就是这样一个地地道道的“粮耗子”伍早燕,在刘敬安调任大昌镇党委书记后,很快成了刘的“黄金搭档”,与刘风险共担、利益均摊。二人先后靠发包工程受贿共计34万余元,每人得款17万元。此外,伍早燕还背着刘敬安单独受贿16万余元。

  法国著名作家尤瑟娜尔说得好,“天使与恶魔之间仅有一步之遥”。而刘敬安就恰恰走错了这一步,最终从一个“成功典范”变成了“反面教材”。

  2003年4月,刚刚当选为巫山县副县长的刘敬安东窗事发,被重庆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立案侦查。9月19日,重庆市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,并于11月7日作出判决,刘敬安因犯受贿罪,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。

  如今,一想到自己因贪图享乐而犯罪毁了前程,刘敬安就痛苦不堪,后悔莫及。可是人啊,为什么总要等到这一步才明白,得到和失去的,哪一个更重要呢?

  • 上一篇:友好合作的成功典范
  • 下一篇:早期教育的成功典范
  • 相关文章

   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在线支付 | 友情链接 |

    Copyright 洗之朗智能马桶盖官网-行业标准制定者和示范单位 wfsgs.com.cn